南昌怎样治疗近视眼,

瓷网 旅游 农网 健康 播客

南昌怎样治疗近视眼,南昌怎样治疗近视眼睛,南昌怎样治疗近视弱视

发布时间:2017-12-12 19:52:33 作者:肖市生 王海涛 来源:景德镇在线

  如果说环保不力被处罚、股权过于集中、关联交易频繁等还属于“历史问题”,那么,大客户集中且业绩下滑、原材料成本波动等风险,则是摆在科力尔面前的现实难题

  《投资者报》记者 刘露扬

  10月25日,湖南科力尔电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力尔,002892.SZ)交出了自8月17日登陆A股市场后的第一份季度财报。公司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亿元,同比增长13.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333万元,同比下降4.26%。对于才刚刚上市还不到3个月的科力尔来说,“增收不增利”这种现象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好的开端。

  科力尔是一家头顶着“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海关AEO企业、湖南省小巨人计划企业”等光环的上市公司,然而,自从其开启上市之路以来,便屡遭未批先建、污染环境、涉嫌财务操纵、股东资质存疑等问题缠身,而伴随着此次三季报经营状况的公布,科力尔现存的隐忧和其未来扑朔迷离的发展方向,又更进一步的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对此,《投资者报》记者对公司董秘办进行了采访,并得到了一些回复。

  曾未批先建污染环境

  自设立以来,科力尔一直从事微特电机的研制和销售,产品包括单相罩极电机(含贯流风机)、串激电机、步进电机、直流无刷电机,广泛应用于家用电器、办公自动化、安防监控、医疗器械、工业自动化与机器人等多个领域。

  作为生产型企业,科力尔不免要通过“环保关”,在其上市期间,有媒体曾报道,科力尔生产经营中存在未批先建、污染环境的违法行为,甚至被当地环保局用“违法情节恶劣”来形容,可见当时事态较为严重。

  对此,《投资者报》记者致电询问了科力尔公司,公司董秘办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公司严格按照环保相关规定和要求进行生产经营,目前环保设施运行正常、达标排放,我公司将加强环保设施的运行检查和维护,确保公司污染物达标排放,不对周边居民造成危害。”

  然而,通过对科力尔公布的第一版招股书的研究可以发现,此前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并非“空穴来风”。

  2015 年5 月25 日,科力尔收到祁阳县环境保护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因科力尔未经环境影响评价及环保审批建设铝、锌熔铸生产线,支架清洗工序车间未按环评要求配套建设废水处理等原因,责令公司铝、锌熔铸生产线停止生产,并罚款10万元。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未批先建,存在违法记录以及行政上的处罚却并未对科力尔的上市之路带来任何影响。

  在2017年8月7日公布的新版招股说明书中,科力尔的保荐机构兴业证券认为,科力尔报告期内虽受到环保部门处罚,但是本次环保处罚主要原因是,公司对环保法律法规的认识和执行上的疏忽所致,并非主观故意行为;祁阳县环境保护局也为公司出具了证明,认为其上述处罚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保荐机构的力挺和上市的一帆风顺,似乎使科力尔从此在环保问题上更加无所顾忌。

  2016年,公司在环保支出金额竟然不增反减,由上一年度的94.42万元大幅降至64.75万元。刚刚经历完行政处罚,便大大削减了环保费用,不知原因何在。

  在环保预算大幅减少的前提下,公司的建设废水处理配套设施整改究竟该如何推进?而其又将采取何种措施来保障厂商周围居民的人身健康?公司是否能真的达到他们所承诺的“不对周边居民造成危害”?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公司并未直接给出。

  两版招股书数据不一致

  通过对证监会官网搜索,可以看到科力尔有两份招股书,一份是2016年6月3日,一份是2017年6月30日。时间间隔仅一年的两份招股书,却在生产数据上存在不一致,甚至对旧版招股书中披露过的“黑历史”直接抹杀。那么在这一年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对投资人和市场来说,这种改变又意味着什么呢?

  科力尔2016年招股书显示,2014年与2015年,科力尔主要原材料硅钢片每吨单价为3394元与4216元。然而在2017年更新的招股书中,这组数据就变成了3471元和4018元。

  除了原材料价格在前后两版招股书中发生“变脸”之外,记者还注意到,在购入原材料的数量方面,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也无法解释得通。

  科力尔在2014、2015两年中,采购硅钢片数量分别是11450吨和13382吨。按此计算,2014 年采购硅钢片的成本应该减少了226.71万元,同时 2015年采购硅钢片的成本应该增加103.04万元。

  蹊跷的是,科力尔新旧两份招股书,无论是直接材料费用、现金流量还是净利润,都没有任何变化。

  对此,科力尔董秘办相关人员对《投资者报》记者回复称,“我公司新版招股书正确披露了公司原材料采购价格和采购数量。不存在粉饰财务报表的情形。”而对于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记者仍不能从公司简短的答复中找到合理的解释。

  不仅是生产数据不一致,新旧两份招股书中,欠缴社保公积金、违约诉讼官司的两段“黑历史”也消失了。

  旧版招股书披露,科力尔旗下深圳科力尔曾向江苏昆山市一家企业购买价值127万余元的机器设备,合同尾款25万余元逾期两年半未支付,最终被对方起诉到了法院。

  奇怪的是,这起违约诉讼,在新版招股书中却不见了踪影。随同一起消失的,还有公司2013年欠缴员工社保和公积金的往事。

  旧版招股书中显示, 2013年~2015年少计缴的社保与住房公积金分别为178万元、231万元、766万元,其中 2013年的数额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重为近18%。

  尤其是在2013年年末,科力尔员工总人数为1597,而实缴住房公积金人数竟然为0。

  至于不给员工缴纳公积金的原因,科力尔公司此前对媒体的答复是: “缴存住房公积金意味着他们当月收入减少。”

  除此之外,旧版招股书披露,科力尔旗下深圳科力尔曾向江苏昆山市一家企业购买价值127万余元的机器设备,合同尾款25万余元逾期两年半未支付,最终被对方起诉到法院。

  对于以上种种现象,科力尔向《投资者报》记者回复称,“截至我公司新版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为止,公司不存在该披露但未披露的情形。”

  然而,这些纠纷究竟会不会对投资者的投资结果造成影响?它们又是否真的如公司所认为的一样“无需披露”?这些纠纷记录的“隐身”是否是其为了上市而有意为之?公司究竟是如何克服重重“阻力”顺利上市?科力尔官方的回复似乎并未给出记者一个明确的答案,事情的真相令人感到扑朔迷离。

  “左手换右手”交易频出

  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为何如此令人云里雾里?这还要从科力尔的股东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说起。

  科力尔是一家家族企业,聂氏父子作为实际控制人一直独揽大权。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聂葆生直接持有公司41.64%的股份,通过永州科旺间接持有6.84%的股份,聂鹏举直接持有公司30.92%的股份,两人合计持有公司79.40%的股份,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或许正因为其大股东“一言堂”的地位,致使科力尔的关联交易不少,甚至有媒体称其“善于跟自己做生意”。

  从旧版招股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报告期(2013~2015年)内,公司及子公司永州科达向德和工贸租用厂房,直到2015年末,这桩关联交易才解除。此外,公司向德和工贸购买房产和土地使用权,已披露的数起交易金额 240多万。

  德和工贸实际从事的业务是厂房出租,聂氏父子分别持有45.80%和34.02%的股权,这家公司为科力尔多次提供担保,至今仍有两桩担保还在履行期内,担保金额近3000万。

  除了与厂房相关的交易之外,从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还存在着更为直接的交易行为。

  2013年,聂葆生还出售房产给科力尔,金额为60万元,同年,聂葆生花10万元从公司购入了一辆汽车,车辆型号和市场售价并未披露。

  对此,公司董秘办在给《投资者报》记者的邮件回复中表示,“未来公司会严格按照上市公司规范运作要求,切实保障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聂氏父子对公司拥有绝对控股地位,公众有理由怀疑上述数起关联交易有损害公司利益之嫌。至于这些问题是否会随着公司上市得以顺利解决,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更为有趣的是,根据投资者提供的线索,科力尔股东王新国存在资质问题。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年2月18日,邓志远分别与肖守峰、聂鹏举、王新国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邓志远将其持有的科力尔有限2.00%的股权即100万元出资额以1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王新国。

  但是,据招股书披露信息显示,王新国自2012年至今为深圳罗湖区市政园林管理所职员。据了解,罗湖区市政园林管理所为事业单位,那么作为事业单位员工的王新国是否具备股东资质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公共事务管理职能的事业单位中除工勤人员以外的工作人员,经批准参照本法进行管理。

  对此,科力尔相关人员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上市期间,相关问题证监会发审委应该有过问询,具体问题需要董秘回答。”但截至记者发稿日,并未得到针对该问题的回复。

  大客户集中度高

  事实上,科力尔存在的“迷雾”不仅在于上文所提及的,在招股书中风险提示第一条便是“销售客户集中风险”。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与国际著名的电器公司如伊莱克斯(Electrolux)、松下 (Panasonic)等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2014 年度、2015 年度和 2016 年度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5.89%、42.28%和40.32%。

  对此,科力尔此前在招股说明书中坦承,如果上述主要客户因工厂关闭或市场因素导致需求下降,或生产线转移至其他区域后转向其他供应商采购相关产品,将给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当记者询问公司是否已经采取了措施来解决客户单一依赖这一问题,以及具体解决方案是什么的时候,科力尔董秘办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产品销售面很广,没有依赖单一大客户的情形,公司将持续开拓国际、国内市场,逐年提高市场份额。”

  然而,记者经过查阅科力尔2016年前十大销售客户情况得知,公司第一大销售客户伊莱克斯销售金额9328.42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高达18.83%。

  同样不容乐观的是,伊莱克斯在中国的业务开展并不顺利。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伊莱克斯冰箱在中国市场的零售额市占率为2.7%,冰柜为0.9%,洗衣机为1.8%,空调为2.4%,电热水器为1%。2016年,伊莱克斯在中国市场遭遇了断崖式下跌,前8个月的冰箱零售额分别下跌58.96%;洗衣机零售额则分别下跌54.96%。

  在伊莱克斯增长乏力、疲态尽显的同时,反观伊莱克斯的中国竞争对手们却都长势喜人,呈现一片丰收景象:美的集团实现营收597.6亿元,同比增长55.85%;青岛海尔营业收入377亿元,同比增长69.7%;格力电器营业收入296.82亿元,同比增长20.46%。

  遗憾的是,这些国内品牌并不在科力尔的前十大销售客户名单中。伊莱克斯在华业务严重下滑,甚至处于全面溃败的边缘,这对科力尔业绩究竟影响几何目前尚未可知。

  更令人费解的是,当主要客户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之际,科力尔在招股书中却自称,公司的毛利率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单相罩极电机产品实现的毛利占各期主营业务毛利的比重分别为81.34%、86.17%和 93.93%,是公司利润最主要的来源。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23.31%、24.24%和26.49%。与大洋电机、金龙机电 、信质电机 、方正电机相比,行业平均毛利率为 22.69% 、22.73%、19.75%。 ?

  对此,科力尔的解释是,公司的主要客户为国内外知名、高端客户,对产品质量及技术水平的要求远高于一般客户, 产品价格相应较高;此外,生产基地位于湖南省祁阳县黎家坪镇,地域较偏僻,人工成本、土地购置及厂房建造成本低于同行业公司。

  对于科力尔的解释,业内人士认为,科力尔彼时还尚未上市,而其可比公司均为已上市公司,已上市公司负债率低、经营管理更为规范、资金成本低,利润率理应高于科力尔,而科力尔仅凭一个地域优势便实现了毛利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这个理由显然不足以令人信服。 ?

  除了销售客户集中风险之外,科力尔还面临更为令人担心的隐忧——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

  2014年、2015年,铜材、硅钢片的市场价格曾一度持续下降。然而,在2016年国内供给侧改革、去产能的背景下,2016年硅钢片市场价格呈上涨趋势,铜价格于2016年年初触底缓慢反弹,并在四季度快速上涨。

  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漆包线(其主要原材料为铜)、硅钢等,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公司产品成本的影响较大。由于原材料从预定采购、入库到组织生产并形成产品发送给客户,存在一定的时间跨度,在此期间如果原材料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将对公司的营业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对记者提出的此项担忧,科力尔董秘办工作人员的回应是,“公司会进一步加强成本控制,尽可能为股东带来良好的回报。”

  至于科力尔进行成本控制的具体措施究竟如何,记者并未从公司的答复中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重重隐忧之下,已经上市的科力尔能否像公司所述“未来公司会严格按照上市公司规范运作要求,切实保障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投资人只能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